五、论十干有得时不旺失时不弱

书云,得时便作旺论,失时即作衰看,固属至论,然亦要活参。盖五行之气流行于四时,犹十干各有专令,亦有并存者在。如甲乙在春虽旺,而此时休囚之戊己,亦未尝绝于天地也。特时当退避,不能争先,而实则春土何尝不生万物。

四时之中,五行之气,无时无刻不俱备,特有旺相休囚牢别耳。譬如木旺于春,而其时金水火土,非绝迹也,但不得时耳。而不得时中,又有分别。如火为方生之气,虽尚在潜伏之时,己有蓬勃之象,故名为相;金土虽绝,其气将来,水为刚退之气,正当休息(参观阴阳顺逆生旺死绝图),虽不当令,其用固未尝消失也。譬如退伍之军人,致仕之官吏,虽退归田野,其能力依然存在,一旦集合,其用无殊。非失时便可置之不论也。

故八字虽以月令为重,而旺相休囚年月日时,亦有横盖之权,不可执一论也。如春木虽强,金太重而木亦危。干庚辛而支酉丑,无火制而不富,逢土生而必夭,是得时不旺也。秋木虽弱,木根深而木亦强。干甲乙而支寅卯,遇官透而能受,逢水生而太过,是失时不弱也。

旺衰强弱四字,昔人论命,每笼统互用,不知须分别看也。大致得时为旺,失时为衰;党众为强,助寡为弱。故有虽旺而弱者,亦有虽衰而强者,分别观之,其理自明。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得时者旺;干庚辛而支酉丑,则金之党众,而木之助寡。干丙丁而支巳午,则火之党众,木泄气太重,中秉令而不强也。甲乙木生于申酉月,为失时则衰,若比印重叠,年日时支,又通根比印,即为党众,虽失时而不弱也。不特日主如此,喜用忌神皆同此论。

是故日干不论月令休囚,只要四柱有根,便能受财官食神。而当伤官七煞,长生禄刃,根之重者也。墓库余气,根之轻者也。得一比肩,不如得支中一墓库。如甲逢未,丙逢戌之类。乙逢戌,丁逢丑不作此论。以戌中无藏木,丑中无藏火也。得二比肩,不如得一余气。如乙逢辰,丁逢未之类。得三比肩,不如得一长生禄刃。如甲逢亥寅卯之类。阴长生不作此论。然乙逢午,丁逢酉之类,亦为有根。盖得一余气,如朋友之相扶,通根如室家之可住。干多不如根重,理固然也。

此节所论至精。墓库者,本身之库也,如未为木库,戌为火库,辰为水库,丑为金库。不能通用,与长生禄旺同,余气亦然。辰为木之余气,未为火之余气,戌为金之余气,丑为水之余气。盖清明后十二日,乙木犹司令,轻而不轻,在土旺之后,则为轻矣;然亦可抵一比劫也。若之逢戌,丁逢丑,非其本库余气,自不作通根论。至于阴长生,既云不作此论,又云亦为有根,可比一余气云云,实未明生旺墓绝之理,不免矛盾。木至午,火至酉,皆为死地,岂得为根?盖亦拘于俗说而曲为之词也;比劫如朋友,通根如家室,有比劫之助而不通根,则浮而不实。譬如四辛卯,金不通根,四丙申,火不通根,虽天元一气,仍作弱论。总之干多不如支重,而通根之中,尤以月令之支为最重也。

今人不知命理,见夏木冬火,不问有无通根,便谓之弱。更有阳干逢库,如壬逢辰,丙坐戌,不以为水火通根身库,甚至求刑冲以开之。谬甚。

从来谈命理,有五星、六壬、奇门、太乙、河洛、紫微斗数各种,而所用有纳音、星辰宫度、卦理之不同。子平用五行评命,其一种耳。术者不知基源流,东拉西扯,免强牵合,以讹传讹,固无足怪,然子平既以五行为评命之根据,则万变而不离其中者,五行之理也,以理相衡,则谬书谬论,自可一扫而空矣。

 

 
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 下一页